www.1108起、com - 本月国片我只等它

数月前,当《影》发布第一款正式海报时,肉叔就心里一惊。到90年代中期,随国内艺术创作尺度收紧,他重心转向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《一个都不能少》这种温和的乡村题材,同时也作出新的尝试,例如跳出电影圈,导演歌剧和奥运开幕式。2002年的《英雄》就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商业大片的“开山之作”,尽管这部片在当年刚出的时候,备受争议。屏风一阻隔,人身半隐半露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

www.1108起、com - 本月国片我只等它

www.1108起、com,(本文由肉叔电影原创:dusheyingdan)

张艺谋这是要拍黑白电影?

数月前,当《影》发布第一款正式海报时,肉叔就心里一惊。

现在我们都晓得了,张艺谋的确是拍了一部黑白电影,一部非黑白拍摄的黑白电影。

画面通过现场的服化道场景细节控制加上后期调色,处理成近似黑白的效果。

这种做法不是没有先例,比如王家卫《一代宗师》开头那段著名的雨中打戏。

相比之下,《影》更大胆。

黑白褪色质感贯穿全片,即使是预告中出现的几秒钟激情戏,也因为这种画风变得很……禁欲。

这让人不禁捏一把汗——

用高饱和度的色彩带来隐喻和视觉冲击,向来是张艺谋的拿手好戏。

他的大部分电影里,色彩即是欲望、是生命力。

而现在,一个放弃了色彩的张艺谋,会是什么样?

《影》可以说是最不“张艺谋”的张艺谋电影。

为什么这么说?

过去的张艺谋给人这样的印象:色彩叙事,人海场面,美景华服,高对比和高饱和度,以及他运用最突出的红色。

这种特色在他的古装片里更是被发挥到极致,甚至到了铺张的地步。

《英雄》(上),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(下)

但《影》却一反常态地……“褪色”。

《长城》之后,张艺谋突然放下了自己多年标志性的东西……

老谋子怎么了?

其实说意外,也并不意外。在电影美学的探索上,张艺谋一向敢冒险。

他不愿意一直复制自身的拍片经验,而是试着去打破自己的套路。片子常常会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。

从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的中远景固定机位,到《有话好好说》的全片手持拍摄;

《有话好好说》里张艺谋还亲自下场客串民工

从农民的土炕跳到王的宫殿;从朴素苍凉跳到奢靡绚烂;又从繁复跳到极简。

类型,题材,风格的跨度都极大。

在一部部样貌多变的张艺谋电影里,除了能看出他对不同电影风格的尝试,更能看到他对自我进化的焦灼。

去年年初,肉叔在写“张艺谋烂番茄top10片单”时就说过:“张艺谋是个明白人,他一直在拍符合时代的电影。”

他最早的作品以批判题材为主。到90年代中期,随国内艺术创作尺度收紧,他重心转向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《一个都不能少》这种温和的乡村题材,同时也作出新的尝试,例如跳出电影圈,导演歌剧和奥运开幕式。

甚至有时,他赶在了时代的前头。

2002年的《英雄》就被普遍认为是中国商业大片的“开山之作”,尽管这部片在当年刚出的时候,备受争议。

前年的《长城》,是他带领中国电影,第一次尝试在经济和文化两方面,对西方实现反向输出。

但张艺谋什么时候怕过争议?

《影》讲了一个关于“替身”的故事。

春分那天,8岁的子虞,父亲被人暗杀。

为保护他的安全,叔父寻遍天下,终于找到另一个男童,跟子虞面容惊人地相似,带回来给子虞做“替身”。

这个“替身”,名叫境州。

境州从小被囚禁、被秘密训练,长大后他替子虞当沛国都督,以保护这位重要人物的安全。

作为一个“影子”,境州必须在危急关头挺身而出,替主人博回一命,又必须与真身互为一体,令旁人真假难辨。

但“影子”并不甘心替人受死。

而且,他似乎爱上了子虞之妻、正统沛国都督夫人小艾……

愿做真身,还是愿做影子?明处做人,还是暗处做鬼?

这个故事关于权谋风暴旋涡里的人心角斗,君臣夫妻父子主仆,其中关系与博羿,有黑有白,更多的,是夹在黑白之间的灰暗与暧昧。

邓超杀青后,就在微博中这样描述他演的两个角色:“不人,不鬼;半人,半鬼;人不人,鬼不鬼。”

“被时代、权力摆布的命运”是张艺谋电影的常见主题,从《红高粱》到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都能看到。

不仅是演出来,他还常利用建筑和布景,将冲突外化成视觉符号,让景观直接参与叙事。

《红高粱》里剧烈晃荡着、撞击着的高粱,象征的十八里坡上九儿与余占鳌野性放胆的情欲。

《菊豆》的老宅染坊,彩色染布从高墙大院中冒出来,传统终究没能压制住欲望。

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的深宅大院将人重重框住,高墙下的人显得无比渺小,红灯笼跟女人真实的欲望无关,不过是给她们上枷锁的仪式而已。

还有《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》的洋楼小岛、《英雄》的自然外景、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的皇宫驿站,《金陵十三钗》的破败空旷教堂……它们不仅是故事的一部分,也是人物命运本身。

这是张艺谋的功夫。

而这次的《影》,就像是张艺谋对自己以往的电影进行了一次提纯:

《菊豆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里禁锢下的扭曲,和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《归来》里的灰冷底色凝结到了一起,挥发出一股罕见的杀气。

看过《影》预告的人多少会觉得,这片带点阴森。

《影》里的天地与人,均笼罩在灰暗之中。

从外景到建筑,从人物到服装布景,都处于一片幽暗青冷。

人始终压抑在一个没有阳光的世界里。

对自身命运的愤怒,鸠占鹊巢的欲望,以一种更戏剧性的方式表现出来。光是它的预告就已经有一种刻意设计的舞台感。

预告和剧照里最多见的道具,是带花纹和小人的屏风。

屏风一阻隔,人身半隐半露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。

都督府中的隐身暗室,堪称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的灰砖大院和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的华丽皇宫之后,张艺谋电影中最狰狞的建筑布景。

黑暗曲折,空洞压抑。

连绵阴雨与乌云,则为影子境州的爆发作铺垫。

最后一刻,欲望终于撕出一道血色。

诡异,带感。

可能因为压抑得紧,《影》预告里最让人印象深刻的,反而是它的暴力。

张艺谋的片里,一向死人不少。这是他的主人公们对命运扼制的暴怒,也是必然的情绪宣泄出口。

尤其是古装片,主角们常带着不惜以身犯险的骁勇。

但《影》却截然相反。

都督让影子做自己的替身,是因为“怕死”;影子想要反抗,也是因为“怕死”。

死亡在这里摆脱了大张旗鼓、浓墨重彩的仪式感,既非奇观也不炫耀,仅仅只是断人性命的暴力而已。

而且它们来得直接。

刺眼。

血,成了片中的政治傀儡们唯一带着人味儿的证明。

《影》不是三国故事,它可能是张艺谋最决绝的一次反叛,一则最黑暗的“活着”寓言。

很难想像,今年68岁的张艺谋,还会选择拍这样一部风格化的电影。

这也是我如此期待《影》的原因。

肉叔电影原创,微信id:dusheyingdan

微信搜索关注:肉叔电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