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kechengshi - 越南曾有“中国梦”,最反感被称“夷人”,称自己才是正宗的中国

虽然此时安南因文化认同而自视为“中国”,这并不表示安南就甘心被中原王朝统治。因为,在安南人看来,他们那个“中国”才是玄门正宗。元朝时代,安南更牛了,坚决遵循“崖山之后无中国”的理念,在正史中第一次提出了安南为“中国”、元朝为“夷”的表述。对中原王朝如此,安南在对待周边小国时更是盛气凌人,自居“中国”,视他们为“夷”。某位安南国王曾下诏:“自古夷狄为患中国。”

bokechengshi - 越南曾有“中国梦”,最反感被称“夷人”,称自己才是正宗的中国

bokechengshi,1842年春天,在鸦片战争步入尾声之际,一个安南(今越南)使团来到了北京。令这个使团忍无可忍的是,他们竟然受到了和英国人一样的外交待遇—被称为夷人。该使团一到下榻的宾馆,就发现一面写着“越夷会馆”的大牌匾,顿时感觉受到了莫大的羞辱,他们声色俱厉,坚决不肯入馆住宿,做出一副要打道回府的样子,最后让人打碎了“夷”字,才气鼓鼓地住了进去。

大清朝此时可能因为还在和英国血战到底,所以在被名义上的藩属国莫名其妙地以下犯上后,竟然没有摆出天朝气派,也就息事宁人了。问题是,安南人怎么就让一个“夷”字搞得如此血脉贲张呢?

​那个安南使团也算是师出有名,倒是给出了标准答案。事后,使团某位重臣专门写了一篇《辨夷论》的雄文回击大清朝,大意是,我们本来就是神农的后代,学问遵循的是“孔孟程朱”,法度遵循的是“周汉唐宋”,从来就没有像孔子说的那样,“被发左衽”,沦为夷狄。

这倒也罢了,这篇雄文的最后几句简直就是杜鹃啼血了,认为舜和周文王都和安南人一样未生于中原,天下人从来不敢将他们看作夷人,大清怎么就敢这么对待他们!

虽然此时安南因文化认同而自视为“中国”,这并不表示安南就甘心被中原王朝统治。因为,在安南人看来,他们那个“中国”才是玄门正宗。

​在安南人的开国传说中,尝百草的神农有个三世孙“帝明”,先在北方生了个儿子,日后成为中国君主,之后又在巡游南方时和南方的仙女生了个儿子,即安南的开国之主。在这个传说中,神农的“中国”等于是被两个儿子共同继承了,一南一北而已。而不无巧合的是,在真实的历史情境中,安南在背地里一直将中原王朝称为“北朝”,自称“南朝”。

元朝时代,安南更牛了,坚决遵循“崖山之后无中国”的理念,在正史中第一次提出了安南为“中国”、元朝为“夷”的表述。

明朝立国后,曾试图收复安南“故土”,在安南人的历史表述中则成了“贼在中国(越南)”“贼夺我国家”,大明这个再正宗不过的汉人王朝也悲摧地被剥夺了“中国”的称号。

​到了安南最后一个王朝—阮朝(清朝中后期),安南的“中国认同”已到走火入魔的地步。当时的安南士大夫已经连汉唐盛世都不太瞧得上了,将阮朝直接升华到了中国文化最为景仰的三代,“与商周比隆者,盖未有如阮朝之盛美也”。

对中原王朝如此,安南在对待周边小国时更是盛气凌人,自居“中国”,视他们为“夷”。某位安南国王曾下诏:“自古夷狄为患中国。”在中南半岛这块土地上,安南非常熟练地山寨着中原王朝“怀柔远人”的那套功夫,又是“改土归流”,又是“以夏变夷”,又是强迫小国国王改用汉姓,在实践中证明自己并非夷人。

有趣,有料,有深度

作者|张明扬

来源|《百家讲坛》杂志